一笼鱼包

紫玉面团②【沈面×公子景】


“今天也要去吗…..我还是觉得……”从小教养良好的小紫团有些局促,纵使他打心底里相信白团子,此刻还是有些为难


“怎么那么啰嗦!你不去我自己去!”小夜尊头也不回


“诶……你等等我!”看见白团子那噘得能挂油壶的嘴,这下哪还顾得上为难,拔腿也就跟了上去


两个小团子的几天日子过得平淡却又不平淡,对小景来说这是从未体验过的生活


而对小夜尊来说,好像他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


街道上沉闷的空气直逼得人直喘不过气,压境的乌云笼罩在头顶,巷子里一丝风都没有,地上的落叶一动不动像是定格了一样,在对峙的双方间沉默


“跟我回去”,沉闷得像哑雷的声音散出命令的语气,紫色发梢耷拉在他肩头


“我不回去”,稚嫩声音里的坚定没有丝毫动摇,竟是把对方的气势都压了过去


“我本以为你偷偷去人间只是起了玩心,便放任你几天罢了,没想到你居然跟鬼族厮混在一起,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”


“……鬼族?”长长的睫毛抖了抖,盖住闪烁的眸光,怪不得自己隐去身形之后还能被他看到….


“你不知道?呵,鬼族那小子也真是能耐,轻轻松松也就把你骗过去了”


“他没有骗我”,扬起来的目光重新透射出光芒,“我会跟你回去,但不是现在”


“哦?”烛九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,锐利的眉眼向下瞟了瞟,落在紫团子垂在身侧的拳头上,敛了敛眸中阴沉,周围的空气似乎化开了不少,“那你自己好自为之吧,别把事情闹大了,那小鬼族可就没那么好过了”


地上安静的落叶突然躁动起来,三三两两地打着旋,围在那矗立得像雕像一般的人脚旁,倏地暴涨而起,便将那人紧紧裹住


“他什么都没有做,你别想动他”,枯叶在紫团子手上飘落,柔和的警告意味


烛九被裹在树叶里却不为所动,带着戏谑出声“哟,火气还挺大,平时怎么不见你这样,啧啧”,他抬起手打了个响指,环绕他的树叶在悄无声息中就散了开去,“不开玩笑了,只要你不随便用法术,就不会引人注意,你自己好自为之,走了”


飓风席卷着空气中的浓稠,破开挡住阳光的乌墨,重新恢复尘埃的干燥

紫团子的小拳头总算是松了开来,空中的叶子瞬间都脱了力一般,纷纷扬扬地洒落

小景蹲在地上,抱着膝盖,沉默地看着地上的树叶打转


鬼族……那怪不得夜尊能够轻而易举地窥破他的隐形术……


但是他却发现自己一点都不生气,甚至一点情绪都没有


夜尊并没有骗自己

是自己没有问清楚

他的小把戏其实都浅显

不过是自己从未生起细究的心思

也许是不愿细究


他不想回去,至少不是现在,他答应了夜尊的事情还没有完成…..

即使那是个遥遥无期的承诺

也许永远都无法实现

也许他只是想借这个承诺,延长留下来的时间罢了,他总不能留下他一个人…..


小景心里装着事,只知道一步步往前,倒是不知道这脚下的路是通向哪里,低头盯着脚尖,鞋底在青石板上摩擦拖移,猝不及防地撞上一堵白色人墙,只觉得味道熟悉,还没来得及抬头,就被劈头盖脸的话砸蒙了


“你去哪了!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!我还以为你也….”,后半句突然没了声响,小景眼见着低垂的白色兜帽底下,漏出抿紧的唇,过长的衣袖下半掩着捏紧的拳头


他赶忙上前一步,拉住那过于用力而开始泛白的拳头,“我没走呢,你看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,就是…..就是有点闷,出去透透气….”


“你骗人!”兜帽由于突然向上扬起的冲击力向后落下,将那眼角未消的红痕清晰地暴露


“我…..没有,不是骗你,我没想走…”本就不擅长遮掩的人现在慌乱更甚,被那眼尾一抹红刺激得语无伦次


“阿夜…..我说过要陪你找到哥哥,绝不食言”小景定了定心神,总算是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,脸上的坚定映衬在白团子湿润的眼眶里,尤为清晰
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找到哥哥了你就会走……是吗?”

小景没想到他会问这样一句话,仿佛突然被抓住了软肋,动弹不得

小景手里的小拳头猛地抽离,白团子背过身去不再看他,“我知道了……反正我也不是真的需要你……”


最后那半句,细微得像风吹过的错觉,白团子不知道有没有被听见,但是好像又不需要被听见,因为那不是说给小景听的


那是说给他自己听的


时间就在这所谓“找哥哥”的行动中慢慢推移

两个团子早就不能称之为团子了

夜尊早就失去了作为团子的优势,也不能再仗着身形偷偷摸摸了

所以他改变了作战方针,改偷为骗,靠他那张天花乱坠的嘴


“跑!”话音未落巷子里已经刮起一阵风,两个身影瞬间就一起消失在了巷口,这两个团子也是越来越有默契了

“你说你这一身法术倒是有什么用…..”小夜尊双手撑着膝盖喘气,看向对面同样累的不行的小景

“这法术….又不能乱用….用的….多了….会被发现的”养尊处优久了的小神仙哪里禁得起这般折腾,喘得话都说不完整

“这次骗的这个商贾可够我们一段时间不用愁了,嘿嘿”夜尊扯着一边的嘴角笑的狡黠

“阿夜,这骗人总归是不好的,不然咱们还是把东西还回去吧….”

跟着小夜尊坑蒙拐骗得久了,难得小景这股子纯净还没丝毫动摇,夜尊在前面闯祸,他就在后面苦口婆心加收拾烂摊子,虽然不甚赞同他的做法,但是毕竟生活所迫,再加上被坑蒙拐骗的对象也多不是什么好人,也就还是顺着他

这么久了,倒也没惹出什么大麻烦来,二人“安安分分”地坑蒙拐骗,露了馅就打,打不过就跑,跑全靠两条腿,不用法术的小景也没再被人发现过

这日子过得好像能走一辈子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平常日子

夜尊在大街上搜寻下手的猎物,人来人往的街市,他的目光迅速锁定在一道格格不入的黑色身影上,通身裹于黑色长袍下,不见天日般的阴翳,还有那黑色面具下掩不住的锐利

小景都没想明白夜尊为什么偏偏挑这人去招惹,这算是热爱挑战吗?

这边夜尊自己也不知道,怎么就被那黑色长袍吸引过去了,那周遭的气场逼得他有些不安,脚下的步子却是无法停下来一般去靠近

待到仅剩两步之距,那人匆匆的脚步也停下了

莫名的不安让夜尊下意识转过身想跑,

却没能成功

夜尊的肩膀被身后的人紧紧攥住,白色的披风在那只手下皱成一团,绷紧的黑色衣袖下力度显而易见,夜尊背对着他,迎面的风向后拂起他的银发,在那人的瞳孔中一闪而过

夜尊只是一顿,随即挣脱被抓住的肩膀扭身就向背后袭去,凌厉的风化成利刃直击那人的面门,却在转过身的刹那定格在了原地

“……弟弟?”

白色兜帽落下的瞬间,那人被揭开的面具下赫然是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


说是一模一样却也不尽然,那人的脸上比夜尊多了坚毅真诚,凛冬的翠竹一般傲立,是非常明显的不同,至少在小景眼里是这样

但是这足以让他清楚地知道,这人是谁了

“…..哥?”夜尊眼里的狠厉在瞬间被犹疑替代,继而变成惊喜,定在半空的手转而绕上对面人的手臂,“真的是你?!”

“小夜……”那人脱口而出,踩中了夜尊所谓的禁区,却没有反应


小景就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巨大反转的一幕,不过那几步之余,却好像隔了光年距离


他的白团子找到了哥哥……


他的承诺也就到期了……


“哥,你…..”,夜尊拉着对面人的手不愿再松开,刚想开口再问些什么,余光瞥见不远处呆立的紫色身影,方才如潮水般涌上心头的满满喜悦,竟又如退潮一般席卷而去,取而代之的是莫名的心慌,连他自己也不清楚缘由

他拽着手里的人就把他拖了过去,脸上漾着的巨大笑容晃得小景有些失神,他何曾见过他这样的笑,像是卸下了全身的防备,自如而轻松

“这是我哥哥,沈嵬”,一边说着还不舍得将眼睛从那人身上挪开,那全身心的信任依赖,一点不落地都映在了小景眼里


他不是不懂这个哥哥对他的白团子的重要性,也不是不懂他失而复得的惊喜,只是心底翻涌的心酸怎么都压不下去

“我是公子景,是阿夜的……朋友”,不等夜尊开口,小景率先递出了友好的手

沈嵬眼神动了动,瞧见自家弟弟黏在人家身上的眼神,心下了然,倒立马便把对方那话语里的停顿也看得透了

“小夜肯定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,能把他照顾好可是不容易呢…..”沈嵬这话落到小景耳朵里,意味明了,把脸皮薄的小景说得面上一热,只是听在他那傻弟弟耳朵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

“哥你说什么呢!!你才麻烦呢…..”夜尊气得跳脚,闹了个大红脸挡在小景面前,好像这样就能防止他哥哥抖落他的坏毛病一样,“小景是我的跟班!……他才不会在意这些呢……”

趾高气扬的炫耀背后藏着一句几不可闻的羞赧,嗫嚅的模样却被沈嵬悉数收进眼底

沈嵬觉得新奇,他弟弟这番模样倒是少见,比之前还要再生动上几分,也不知是托了谁的福


目光越过闹腾的夜尊,落在了后面那个笑得宠溺的人身上

怕是有人比他这个做哥哥的还要宠了


天上的消息怕不是被风八百里加急吹过去的,来的比什么都快

沈嵬前脚才跟着夜尊进门,后脚小景就被看不见的结界挡在了门外

沈嵬异能觉醒得早,又一人闯荡得久了,自然比夜尊要敏锐不少,周遭的气场变化来得迅疾,他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

小景怎么也迈不过那道门槛,焦急之色愈发浓烈,想直接找人算账破了结界,又怕动静太大引起夜尊的注意,进也不是,不进也不是,见着沈嵬回头,更是焦躁无措

却不料沈嵬背对着夜尊指了指,对他点了点头,示意他去处理好自己的事,夜尊这边有他解释

得了助力的小景当下不再犹豫,转眼就消失在门口

沈嵬自知自家弟弟行事没有分寸,却也没想到他能去招惹上小景这样的,这不是把自己栽进去了吗…..

“哥?小景呢?”,身边的人突然停下脚步,回过头竟也不见人影,夜尊心下一凛,饶是察觉不到气场变化,也知道气氛不对劲,何况他哥哥向来不擅长说谎和隐瞒

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沈嵬并没有要隐瞒的意思,他正了脸色,只是问了一个问题


“你一直知道他是什么身份,对吗?”


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修养良好的小景语气中难得藏不住不悦,耷拉着的眼睑却撑不起底气,视线向下垂着落在地上,这个问题太傻了

“怎么?还需要我提醒你?出尔反尔可不是你的风格”

“再给我一点时间……就一点...几天….不…再多几天…”,运转过快的大脑已经给不出清晰的思路,连语言组织的能力都快丧失

“别傻了,多几天又能怎样,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吗,他已经找到哥哥了,不需要你了”


每一个字都像砸在心上,脑海里浮现他的白团子对着哥哥笑得粲然,小景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,他死死咬住下唇,印出不深不浅的压痕,逼退了唇上的血色


“好……我跟你回去….”小景突然松了口,脱力一般任由双手垂下,下唇被压得久了,一时还缓不回血色,惨白得惊心

对面人倒也是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得了手,“你….”

“别废话了,走吧”,再度抬眼,小景眼底的淡漠疏离仿佛完全换了一个人似的,对面人的强势不再,早已被吓得不敢多言,这小公子要是真出点什么差错,九重天上那帮仙子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了给他出气啊

这规矩是这样定的,他只是遵了吩咐护他周全

这次没有大张旗鼓的对垒,甚至没有多余的反抗,短短两句话就足以击溃小景


“是,我一直知道”

“小景他跟我们不一样,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,他不在乎,我更不会在乎”,面对着沈嵬陡然严肃的脸色,夜尊也毫不退让

沈嵬垂了眼眸,不再说话,只是呼出的气息多了几分沉重


他也就这么一个弟弟,身为鬼王他连弟弟都照顾不好,没让他过上什么好日子不说,还把他弄丢了,吃了多少苦也未可知,他怎么可能不心疼

夜尊察觉到不对劲,眉心一拧,“哥,小景去哪了?”


门外漏出来的一小片天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,空气中是夜尊熟悉的沉闷,让他心慌的沉闷,上一次他找不到小景,也是这种天气


“是不是有人追过来了?”,夜尊一动不动地盯着外面的灰蒙蒙,在倏忽间就像被什么擦拭了一遍,变得明亮光透,他知道这是某种离开的讯号,而小景,还没有回来


他应当要回来的,他答应过自己不会走的


门外突然明媚的气氛与门内形成强烈反差,一时间安静得只剩下两人的吐息声

一声不吭的夜尊突然快步向门口走去,急促的脚步声划破凝固的寂静

就在夜尊抬脚迈过门槛的刹那,沈嵬突然开口了


“你想清楚了吗?”


“……我的跟班,怎么能为别人所用”,迈出门槛的那一步,落地坚决而飞快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小景被带回去之后,可把那些个仙子们给愁坏了

许久不见,小景早已不是当初的小紫团了,软乎乎的脸颊褪去了稚气,利落的眉眼比那刀刻出来的还要完美,独独那一双原本爱笑的眸子,染上了云端月的清冷,不再轻易舒展的眉宇间掺着几丝忧愁,一天天的就知道坐在窥天镜前面发着呆,如果不是那温热的吐息还表明着生气,这称得上是一幅绝美的画中仙了



“诶小景这到底是怎么了啊….”“你看看他这样子…..哎哟太心疼了….”“再怎么都是从小看着长大的,出去一趟怎么回来就这样了…..”一众仙子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个个把小景当自己的孩子疼,哪里见得孩子受这般委屈,当下就坐不住了



“烛九,说吧,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什么了”烛九看着头顶上飘着的五彩衣裙,瞬间头都一个变两个大了

“姑奶奶你们就饶了我吧,我什么也不知道啊……我也是按规矩办事,到时间了就把公子带回来而已,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小鬼族…..”烛九一脸委屈巴巴,哪还有当时在小巷子里堵小景的那番气势

“鬼族?怎么回事你都给我说清楚了!”烛九被提拎着耳朵,这就竹筒倒豆子一样全盘托出了,当然省去了之前他仗着小景还小,就吓唬他的细节,不然他这脑袋怕是别想要了

“原来我们小景情窦初开呀……是这样那我们还放心了,鬼族…..自从闹了内讧一直也挺安分的……”几位仙子摩挲着自己的下巴,开始老妈子一样操心自家宝贝的大事





不过,那“安分”的小鬼王可给她们省了不少操心的时间

直接带着人就往九重天上冲了



小景本来还对着窥天镜发着呆,想着不知道他的白团子跟着哥哥怎么样了,一抬眼便看见几路天兵匆匆忙忙地从自己身边过去了,还有些摸不着头脑,随手拉过来一个一问,才知道怕是有一场仗要打了,人家已经攻到家门口了

小景心里疑惑,最近也没听说哪里起了争端啊,这怎么忽然就要打起来了呢

心下生疑,也不能置身事外,小景脚下步子一紧也就跟了过去

这一跟 可就跟出了大事


小景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是这样的场景

他的白团子就在他对面,后面是浩浩荡荡的鬼族大军

而他自己的背后,是成千上万的天兵天将

他们之间不过隔着几米,他好像伸手就能重新碰到他的白团子,却又好像有万米银河横亘在中间,令他不敢逾越

“阿夜….”,那个他终日面对窥天镜,在心上百转千回却不得脱口的名字,此时终于再憋不住从唇齿间偷溜出去,“你这是…..”

夜尊原本上蹿下跳的急躁情绪,在那个熟悉的紫色身影出现时,便毫无征兆地安静了下来

他对着他就笑了,兴许是小景的错觉,他总觉得,那笑容比对着沈嵬时还要粲然

他对着他做了个无声的口型,脸上是他再熟悉不过的戏谑玩闹模样,灵动的眸子滴溜溜转了几圈,是他憋坏主意时候的经典动作



“配合我”



夜尊不再看他,转头对着最前面的掌权天王,“老头儿!我这调教得好好的小跟班,转眼就被你抢了去,这不合适吧?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交代啊?按说我们鬼族安安分分了这么久,不至于连这点权力都丧失了吧?”

那天王刚上来就被夜尊一通怼,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反驳,只能是憋着气,“跟班?我们仙班何来你鬼族跟班?”

夜尊扯着嘴角,换上漫不经心的讥讽语气,“喏,你旁边那个就是”

天王有些僵硬地转过头,看着身边怔怔愣的小景,“可有此事?”

公子景一向是万千宠爱的对象,不争不抢不吵不闹,是着实让人放心的角色,天王虽然年岁大了,却也没到老糊涂的时候,但是今儿这一出是真让他有些蒙了

“这…..”小景看着对面的夜尊对着他挤眉弄眼,想着要如何配合他,也想不好怎么回话

小景犹豫的态度给了夜尊极大的突破口,他开始发挥他的老本行,“看看,说不出话来了吧,没做亏心事心虚什么呀!”

被毫不留情地又怼了一通,天王的脸上挂不住了,刚想开口驳回什么,又被夜尊抢走了主动权

“不然这样吧,我们谈笔公平交易,你们呢,就当给我个面子,把我这跟班还回来,这事就算了了,我马上就走人”,他回头看看后面黑压压的大军,无所谓地挥了挥手,“一个不留全都带走,怎么样?”

能兵不血刃地解决问题,避免一场血战,众人自然是求之不得,但是这架子还是要端着的,总不能鬼族说什么就是什么吧,那显得他们多没面子


双方陷入了无声的对峙

夜尊隔着云层轻扯嘴角,这在小景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暗示

跟着夜尊久了,这事情的发展,该怎么圆该怎么续,小景也清清楚楚了

他往前一步迈出,俯身就对着天王行了个礼,“此事与我脱不了干系,皆因我而起,我甘愿受罚,自愿与鬼族回去,绝不拖累大家”,这一番话说得凛然,颇有夜尊冠冕堂皇的架势



既然有人给递了台阶,天王巴不得尽快息事宁人,“既然你自愿领罚,也算不得我逼迫,是你犯下的错,那就你一力承当”,说罢对着夜尊,“鬼族安分已久,此事确有误会,这样也算是个结局了,你可还满意?”

夜尊挂着假面一样的嬉笑,此刻竟被读出几分真心的欢喜来,“当然满意,那,这人,我可就带走了”,他对着对面挥一挥手,把人招到身边,偷了腥的猫一样笑得心满意足,瞬间就和身后那鬼族大军一齐消失得无影无踪



“你怎可如此冒险,万一你的要求没被答应,你们真打起来怎么办!”

“傻子!说你傻你还真傻,我哪来那么多大军呀!”夜尊翻了个白眼,“也亏得你们天上都是跟你一样不知变通的傻子….”

小景一回头,发现不知何时身后黑压压的大军都突然烟消云散,虚化成一团黑雾,而黑衣黑袍的沈嵬从容不迫地从里面走了出来

“这….这是….”

“这都是我哥的杰作,我哥堂堂鬼王,不至于这点事都做不到,对吧我的好哥哥?”夜尊一脸谄媚地靠近沈嵬,讨赏似的笑着

“你呀….”沈嵬只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,面具掩去了他眼里的纵容宠溺

小景只当沈嵬是大义凛然正直之人,没想到竟也纵容夜尊如此胡闹….

“呸呸呸,什么叫胡闹!我这还不是为了…..”话还未完突然又没了声响,小景看着他的白团子都快憋成红团子了,这才意识到自己竟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了

“小景,我也就这一个弟弟了”,沈嵬不动声色地接过话,他的声音没有情绪的起伏,淡淡的像是往湖里投了一块石子,却瞬间被幽深的湖水吸了进去,连波澜都不起



小景知道沈嵬这话意味着什么,对于沈嵬来说是弟弟最重要,而他费尽心思把自己从九重天上捞出来,这其中意味早已不言而喻



“我可不是舍不得你啊,就是身边少了个跟班怪不习惯的……”,这小破孩还是一点都没有变,嘴里蹦不出好话



“我知道我知道,那现在我们可以回去了吗,夜尊大人?”



“知道就行……不过我怎么听着你这话这么不对劲呢……”夜尊刚想反驳,抬头对上一对琥珀瞳仁,里面满溢温柔秋色,顿时把嘴里的话都咽了回去



“总之呢我说过,跟着我,绝不会让你受委屈的”,最后还是不忘洋洋得意一把



沈嵬在一旁看着,倒也觉着有趣,眼前的夜尊,比之前只会吹胡子瞪眼的白团子可灵动多了,不过他没想明白的是,就他弟弟这三脚猫的胡诌的本事,真能骗回一个小神仙,倒也出乎意料


只有紫团子自己知道

一个满嘴跑火车,一个揣着明白装糊涂

不过是愿打愿挨,天作之合







这篇囤了好久了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……

逻辑也不是特别顺畅……

熬了这么久总算发出来了……

也就 凑合凑合了呜呜呜



评论(1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