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笼鱼包

紫玉面团①【沈面×公子景】

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南极圈……

突然就是想写这一对儿

面景还是景面我也不知道

逻辑混乱慎入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哇……”

窸窸窣窣的声响从浓密的榕树枝叶后透出来,一个裹着紫色绸缎的软乎乎小团子拨开了眼前遮挡视线的枝丫,发出一声惊叹

绣着银灰色祥云纹样的紫色缎带,松松地束了一个小丸子,自然地垂在泼墨一样的乌发上

藏在树叶后面的,是寻常街巷的各色摊档,沿街一路摆开,街市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

“原来人间是这样的……”

九重天上的小神仙从来都只能在窥天镜里看见这一切,竟不知这番景象也可以如此真实地展现眼前

他凭借大榕树的茂盛枝桠做遮挡,把小小的身子藏在树叶后面,眼里却藏不住地闪着亮光,拼命瞪大眼睛,好像要把这看来稀奇的一切都从瞳孔中刻进脑子里

这样的烟火人间,是他所不曾见过的

街上吆喝声混着讨价还价的喧闹,一派其乐融融的平淡祥和,却突然有一丝不同寻常的砸骂声,传进了小神仙那听力好于寻常人的耳朵里

他什么都没见过,就对什么都好奇

旋即他眨了眨眼睛,便凭空消失在了榕树间


“小兔崽子!!没人养的!还敢偷东西!”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绝于耳,从偏僻的无人拐角处传出来,几个人高马大的壮汉围成人墙,拔地而起的腿像树一样挡住了地上一个白色的小团子

小神仙躲在墙根努力地踮踮脚,却怎么样都看不清那一团瑟瑟发抖的白色,索性凌空一踏,直接浮在了半空中

地上那团白色头上还罩着一顶白色的宽大兜帽,有些碍事地挡住了他探究的目光

那团子很小,但是显然跟他一样,也是个有手有脚的团子

男人的拳脚依旧没有停歇,那一团白色早就不再干净,斑斑驳驳地染上了地面的灰尘


他突然感受到一股没来由的压抑,从心底慢慢往上攀,将他整个人裹得喘不过气来,一时没忍住便在手里捏了个诀,倏地便刮起一阵大风,卷着墙角的杂物就奔着那几个男人去了


“哎哟这什么怪风啊!还砸人!”,猝不及防被空中的扫帚来了当头一棒,那群凶神恶煞的男人都突然懵了,在空中胡乱挥舞着抵挡的手脚早已无暇加在那个团子身上了


“真是晦气……”吃了闷亏的一圈人被浇灭了火气,临走却还不忘往团子身上啐了一口,小神仙一个眼疾手快,抬手起了个势,就把他啐的那口唾沫直直地泼回了他自己身上,惹得男人一阵嫌恶,快步离开


狭小的拐角处重新恢复了平静,杂物都有意识一般自觉地归回了原处,空气里令人不安的躁动因子也渐渐散开了去

紫团子小心翼翼地蹲了下来,即使他知道隐去身形的自己不会让任何人察觉到气息,却还是轻了再轻才敢去揭那顶宽大的兜帽

白团子盯着落在他面前的那双镶着暗灰色玄铁的小靴子,身上的剧烈的疼痛让他开始有些恍惚,可是他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,只能强憋着一口气提高警惕性,一边紧紧护住兜帽不撒手,一边努力地往后瑟缩


小紫团伸出去的手顿在了原地,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暴露在对方视线中的靴子,慢慢瞪大的眼睛预示着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


“你能看得见我??!”


突然提高的分贝把本来就抖个不停的团子吓得更是剧烈一颤,在紫团子的眼中更是难以置信,“你还能听见我说话??!!”

同龄人的稚嫩声线终于让白团子止住了抖动,白兜帽静止了一瞬,在白团子缓慢抬头的动作中,悠悠地自己滑落下来

一时之间,连空气中的尘埃都屏了息地不敢动弹,时间把复杂的情绪停滞在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上


“……哥?”地上的白团子率先开口打破了凝固的时空,像是冰雪突然在他眼中消融,大滴的泪泉涌一般往外泄,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“嘶……”


“诶你别……”,紫团子愣是等到他重新倒下才反应过来,急忙将他扶着靠在自己腿上,白团子一碰到他,立马就不撒手了,环着他的腰把他紧紧箍住,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


“那个……我不是……”


“不对!你不是……”


白团子尖锐的声音将紫团子微弱的解释完全盖了过去


紫团子看着他怀里的人突然激动起来,像只张牙舞爪的猫一样窜起来,一把就将他推倒在地,一不小心手肘从柔滑的绸缎里漏了出来,磕在了粗粝的灰石板上,蹭出一道口子来,瞬间眼里的错愕和委屈都快溢出了眼眶

“我……”,白团子瞥见那道红痕,倔强的小脸上有了些许松动,却瞬间又恢复了本来的固执模样,“那…..谁让你冒充我哥哥!”

小神仙从来就没有这么委屈过,因为长相被人嫌弃这还是头一次……九重天上多少仙子看着他那俊俏的小脸,都恨不得把星星全摘给他


好在怎么样都是被宠惯了的蜜糖,善意和温柔是从他的骨子里渗出来的,一瞬间的震惊过去了,他便满不在乎地拍拍衣服上的灰站起来

“我长得很像你哥哥?那你哥哥人呢?”他不动声色地走近了一步,想帮白团子愈合身上的伤


白团子抿紧了嘴不说话,绷着全身伤口也不肯有丝毫松懈


紫团子模仿着大人的样子,皱着眉叹了口气,停下靠近的脚步,抬手浮出一团柔和的白光往白团子身上送过去,光晕将他包裹住,身上的伤口慢慢的开始愈合

“我找不到他了”,不知道是不是疼痛的缓解让白团子放松了一些,他突然松了口,“他丢下我了,我一个人”

透过白团子裂开的衣服,紫团子看到恢复如初的皮肤,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放下心来


“那我做你哥哥吧”,他对着他绽开了笑容,满心诚挚,毫无城府,“说起来怎么样我都比你大吧……”

白团子被那明亮的笑颜晃了神,却在一番计量之后又稳住了心里的小算盘,“呿……你以为谁都能做我哥哥吗……不过,你不是普通人吧?”


“我……”,被直白揭开身份的紫团子有些慌乱,两道紧逼的注视目光让他有些不自在


“看你的样子……是偷偷跑出来的?”


紫团子这下更不安了,小手紧攥着宽大的袖袍


“你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”,白团子拍了拍胸脯,脸上是笃定的笑


对方态度突然的转变让紫团子有些猝不及防


“你看不然这样吧,我正好缺一个跟班,不然你就顶了这位置…..”,看着紫团子的犹豫,白团子撅了嘴,“怎么?你不愿意?那你这身份可能就……”


“没有没有!愿意愿意!”小神仙倒不是真的怕被人捅出身份,只是毕竟这人间他还没呆够,多个人照应也不是什么坏事,更何况那一身伤……他可不想再看见了


紫团子果断地伸出手,明亮的眼睛里闪着细碎的光,“我叫公子景,你呢?”


“夜……夜尊……”,白团子被那毫无保留的笑颜晃了一下眼,有些不自在地别过脸去,不情不愿地把手递出去,却马上就被一把拉住了,掌心的温度腾一下升高,相触的肌肤源源不断地传送着热量,让他四肢都开始感觉到温暖

也不知这小不点到底在想什么,偏偏装出一副不领情的样子高高在上,“好啦,我让你当我的跟班那是你的荣幸,你以后就要乖乖跟着我保护我,知道了吗?”(我真的好想给面面来两个爆栗啊哈哈哈好想打他)

小景嗤的笑出声来,却在迎面而来的恼羞成怒的目光逼迫下收敛了,“咳……好我知道了,那我……可以叫你小夜吗?”


“……不可以!!这名字是你想叫就叫的吗!”夜尊突然像刺猬一样竖起了全身的防备,眸子里突然泛出模糊的微光


这个称呼是个禁区


他看着白团子眼睛里重新筑起的防备和倔强,心一疼,出口的语气又软了几分,“那你叫我小景吧”,说完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,亮晶晶的眸光在那精致的小脸上洒满了真诚


夜尊眼里的堡垒有一瞬间的松动,他撇过脸不去看小景,重新把白色兜帽罩在头上,将脸上情绪藏了个严严实实

小景也没有再说话,他只是不声不响地走过去,将那顶宽大的兜帽拥了满怀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夜尊拉着小景躲进墙根的时候,小神仙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到底为什么要跑,不过看着夜尊那只把他紧紧护在墙沿的手,禁不住咧开了嘴

“你笑什么……”小夜尊没好气地给了他一记眼刀,“我是让你保护我的,没想到你怎么这么窝囊……”

“可是我没答应你帮你做这些偷偷摸摸的事情啊……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偷人家东西啊……”,小景的脸色已经皱成了一团,变得苦哈哈的

“这你就不懂了吧”,小夜尊有些得意忘形,“我们这叫替天行道,那些人啊,没有一个好东西,仗着钱势无恶不作……”

“可是我们这样不也是做坏事吗……”

“对着坏人做坏事就不算做坏事,懂吗?”


(懂个头!小孩子不要学哈,面面个传销头子这样是不对滴)


胡扯瞎掰的小夜尊成功收获了小景的默许,这下可好,尾巴都快翘天上去了,“所以啊你就乖乖跟着我,准没错……”

小景盯着他挂了彩却满载得意的脸,有些无奈地低头笑了,那脸上的斑驳倒像是什么成功的勋章了,他不由得伸手想去抚平那伤痕

被碰到伤口的小夜尊差点没疼得蹦起来,“你干什么!!嘶……”,突然伤处一凉,疼痛感不复存在

白团子自己伸手摸了摸,只能摸到干涸的一点血痂,没有伤口,“还算你有点良心……”


匆忙的脚步声终于消散在他们听不见的远处,小夜尊拉着小景的手没有放开,突然使劲用力一拽,差点没把小景拽了个踉跄,“这边走”

暮色逐渐笼罩了喧闹的街巷,街上摊贩三三两两地散去,屋檐下的灯笼一盏盏开始亮起,隔着油纸跃动的火苗被风一吹有些摇摆,很快却又蹿得更高,明暗变化,映照着白团子认真严肃的脸色,风拂起他颊边的银色碎发,跃动的火苗将睫毛的影子反复拉长再缩短,小景的目光落在那人紧紧牵着自己的手上,一时竟挪不开眼了


“你看这里……”白团子微微侧过头,想和身后的人说话,却猝不及防被清冽的气息覆了满脸,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他的脸上轻啄了一下

“阿夜,我可以这么叫你吗……”


小夜尊难得的没有对这个称呼发表意见,也没有像刺猬一样竖起刺来,但是本来白净的包子脸却像被放在蒸笼里蒸着一样,天灵盖上都在冒着气,嘴紧紧地抿成一条线


画面仿佛静止了一般,除了那天灵盖上还在不断翻腾的热气


始作俑者还浑然不觉地用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,真诚地想要征询他的意见


“随……随便你!”,白团子突然松开了抓着小景的手,逃命般往前飞跑了几步

他感觉手心好像突然开始发起热来,顺着手腕蜿蜒着,直直烫到他心里去


得到许可的小神仙粲然一笑,在原地兀自开心,浑然不觉已经被落下了几步

前面的人却在拐角处刹住了飞奔的脚步,“……我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……”


“还不快跟上!”,他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,只将后半句落在人耳朵里,他头也不回,只把手往后面递,直到手心被另外一股温热填满,才跨着大步继续往前迈


“你刚刚说了什么?”


“……说你蠢!!待会跟丢了我可没工夫去找你回来!”


两个半人高的身影在小巷的深处慢慢隐去,留下夜里的风,吹不散空气里缱绻的炽热


拐过无数个一模一样的弯之后,小景已经完全迷失了方向感,他算是知道了为什么夜尊要把他的手拉得这么紧了,光靠他自己是肯定走不进这个地方的

当然其实被牵得那么紧是为什么,大概只有别扭的白团子自己才知道了


小夜尊的脚步终于在一道聊胜于无的破烂大门面前停下来,小景真怕那用力推门的小身板会被摇摇欲坠的木门砸倒,只能寸步不离地跟着

“吱呀——”沉重的木门发出意料之中的危险声音,让人不禁绷住了全身神经地戒备,小夜尊却置若罔闻,“你看这里棒吧?这可是我的根据地,绝对安全放心,别人可找不到这里来……”


小景看着那用“家徒四壁”来形容都觉得是抬举了的空荡荡房间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酸涩就涌上了眼眶

可是他忍住了,他转过身,在小夜尊看不到的地方悄悄揉了揉眼睛,再面向他时已经换上笑容,“是啊这里好棒啊!我自己肯定找不到,一定安全!”,看着白团子脸上不减得意,他的笑容愈发深了,心底的微酸也不知不觉就散了


月光从破了洞的窗纸漏进来,小块小块地铺在空荡荡的床板上,盖在两个蜷缩在一块的团子身上,好像也就暖起来了

小夜尊看着对面在月华洗礼下愈发澄净的目光,心不可控地漏跳了一拍,仗着黑暗中看不清,咽了咽唾沫,嗫嚅着开口,“你……为什么救我啊……”

对面的目光一怔,“为……为什么……”,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啊,愤而出手,完全不像他会做的事情


也许是那白袍子上的尘土太过刺眼

也许是那天街上的空气太过沉闷

也许……


白团子撇了嘴,“算了你别说了,我不想知道”

紫团子自己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,心里翻涌的不知名情绪让他有点蒙,只能眨巴两下眼睛,也不多做赘述,“好吧……”


“不过……你哥哥……”,小景一边观察小夜尊的神色,一边大着胆子试探着开口,他总觉得只要涉及这两个字,就会有不太好的事情….

果不其然,小夜尊一瞬间又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警惕骤然在他周身凝聚,竖起一道看不见的屏障,把他和外界隔绝开来

空气瞬间的凝固让小景有些后悔,“诶你别……我不问了不问了……”


白团子“咻”一下背过身,拿没有温度的背脊对着他,一句话也不说了

就在小景以为这颗雷已经到达炸开的最高气压时

白团子的声音突然响起,像从遥远的异端传过来一样,幽深得没有温度,在空荡荡的房间里荡出回响,充斥着满满的距离感


“我和哥哥从小相依为命,和族人一起生活,可是族内发生了叛乱,他们觉得我们是异类,想把我们赶尽杀绝”


“在逃亡的途中,我和哥哥走散了”


在小景看不到的地方,小夜尊的眼睛失去了焦距,变成了没有生命的黯淡的玻璃珠子


“我找了他很久……可是我找不到他了……”


白团子像是突然断了线的拉线木偶,手脚都不受控制地开始颤抖,只知道机械地吐露着这些埋得深了的记忆,连他自己都快忘记了的回忆

那拥挤的人潮在他眼前不断涌动,他拼了命地在淹没他的人群里穿梭,却无力得像被按在深海里一样喘不上气来,眩晕感浪潮般一阵阵地袭来,他怎么样也寻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一张张不同的脸在他眼前飘过,像闪电一样晃得他心慌


背后突如其来的温度让他猛的一颤,却也截断了那让人心慌的电闪雷鸣

“我会陪你一起找…..一定会找到的”,这声音缓缓钻进白团子心里,像他头上熨得服帖柔滑的紫色缎带,一下就抚平了怀里人的躁动不安


衣料摩擦的窸窣声响突然放大,白团子慢慢转过僵硬的半边身子,猝不及防就撞进了一双散着璀璨星光的温和眸子,那里面满溢着蓬勃的春意,是他许久不曾见过的温暖,依稀有着几分那人的宠溺模样,就这单薄的几分,也足以让他卸下全身的防备


小景也不知道自己存了什么心思,看着那白色的冰凉背影,没来由的像是被攥紧了心尖,酸涩得不行,只想用尽力气去温暖,好让他恢复些许温度,变回少年人应有的软乎乎模样,而不是这样浑身是刺的刺猬

静静流淌的月色像是替两个人做出了回应,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兜兜转转,最后无言地覆上那紧紧靠在一起的两个团子


评论(2)

热度(6)